達人堂

攝影師‧凹老師》偏愛實木與舊物的vintage居住空間
2013-07-19 00:00:00
文字編輯:新元/圖片協力:Autorun凹老師

「我本來是個詩人,最後淪為編輯。我本來是準備學畫畫,但結果只拍了幾張照片。我本來一心想拯救人類,可一想這事兒我自己就先糊塗了。我本來要寫一個天長地久的故事,沒想到只能彈著吉他為你唱個歌兒。」這段頗為有趣的自我調侃,出自攝影師凹老師博客上的自我介紹。

一個文青的自述

凹老師原名曹鐵鷗,被人們調侃為出生在80後裡的70後(因為長相過於老成)。求學時就一直對文學藝術類的東西感興趣,凡事有自己的想法也喜歡表達自我,直到現在,凹老師也願意稱自己為文藝青年。

▲凹老師與他的妻子小超人。

很長時間以來,因為現實的種種條件和限制,凹老師只能對文藝進行妥協和變通,感到有缺憾,但不放棄希望。80後典型的成長經歷,20多年的時間裡一直力爭上游,上好學校,找好工作,過「讓家長滿意的生活」。從畢業開始,在公職單位一作就是8年。然而現在,他厭倦了這樣單調的生活方式,30歲之後想走出來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因文藝而愛上攝影

因為愛好文藝,剛參加工作時的凹老師就存下兩三個月的工資買了一套單眼相機,開始到處隨拍掃街,並把照片發佈在自己的博客、flickr與豆瓣上。也因為攝影,凹老師結識了現在的妻子小超人。而凹老師被許多人所認識,多是從他為小超人拍的人像照片,以及擁有自己風格的風光與人文紀實的影像。

凹老師所拍的照片清新自然並且真實,他不喜歡將自己所拍的照片稱為「攝影作品」。他覺得「攝影作品是屬於攝影師本人的,我的照片則是説明拍攝物件記錄瞬間的美好。太過於追求對照片某種形式的崇拜會忽略照片的感情因素,我希望照片能記錄人的真情實感。」在為小超人拍攝的照片中,許多都是不經意間的抓拍,不論是神態還是光線都呈現出一種自然的狀態。

2008年開始,越來越多人通過flickr與豆瓣認識到凹老師與小超人,陸陸續續就有人來找他拍攝照片。2010年,凹老師開始接拍婚紗,並且越來越愛上為其他新人拍攝婚紗照,替新人實現很多想法,把他們最美的一面展示出來,記錄他們的故事和心情,是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。

為了將婚紗拍攝做的更加專業,凹老師與小超人便成立了屬於他們的「家庭攝影作坊」——簡單的攝影工作室,一人負責攝影,一人負責造型。凹老師與小超人並不希望工作室一定要做到多大規模,他們就想讓它一直是個小作坊,滿足那些瞭解他們認同他們理念的朋友,用朋友和家人的方式來為客戶服務。

「家」是心裡的歸屬感

「有的人有房子,但是未必有家;更多人想要的是一個家,而不僅僅是一間房子」。凹老師覺得家不僅是一個具體的空間概念,更重要的是一種歸屬感。家原本和許多情感上的東西聯繫在一起,然而現代人對物質保障的追求大大超過對精神慰藉的渴望,許多情懷都被沖淡。有時去到不同的人的家中,卻不能從他們的家中看出屋主的喜好、性格與品味,感覺不到屋主對家傾注的情感,這樣的「家」往往是遺憾的。「家」不僅是一個舒適的生活空間,更應該是個自由的心裡空間。

用實木與舊物打造的vintage空間

對於家中的空間設計,凹老師一向追求著一種自己喜歡的簡單。作出應有的空間區隔與裝潢後,在能夠保證空間的基本功能和舒適的基礎上,不添加其他多餘的東西。凹老師家中,不論是客廳、書房,還是廚房餐廳,每個空間都顯得通透明亮。

在傢俱方面,凹老師十分鍾情於實木風格。從客廳茶几、椅子,到餐廳的餐桌,再到平時作圖的工作桌,都是線條簡單表面附有紋理的實木傢俱。這其中不僅可以看到「梵幾」、「木墨」這樣國內獨立設計師的品牌,當然也有IKEA的小傢俱來搭配,更重要的還有凹老師自己出圖訂製的實木傢俱。這種實木傢俱的混搭不僅是對各種喜好和品味的篩選組合,也是「置家」過程裡最有意思的部分。


凹老師之所以偏愛實木傢俱,是因為實木能與環境友好的共存,優質的實木傢俱可以使用一輩子,避免了同類商品的重複消耗,節約了資源。實用、耐用,樣式經典不過時,實木的這些特點也符合摩羯座的凹老師的喜好。最有魔力的地方在於,實木的東西可以跟隨屋主、與家一起隨著時間,不斷累積痕跡不斷變化,這種變化本身就充滿魅力。

有著濃重懷舊情節的凹老師,總愛淘換點舊物與雜貨。樟木箱、縫紉機、舊皮沙發、老式折疊凳……這些上世紀70、80年代的物件非常和諧地出現在凹老師家中的各個角落。這些原本品質很好又很有歲月味道的物件,因為中國近二三十年的快速發展,「大眾審美」的變化而遭到淘汰。其實這些物件依然保有著它們的價值與美感,迷戀舊物的人總能堅持使用並保存好它們,讓人感到安心與舒適。

像是樟木箱,這原本是中國家庭中必備的一件傢俱,用來存放衣物被褥不生蛀蟲,是中國人利用自然材料提高生活品質的一個很好的經驗,現在已不再流行。凹老師從舊貨市場上以低廉的價格收來,樟木的木紋漂亮,顏色沉靜,用了幾年也漸漸地帶有自己的痕跡,一直是凹老師很喜愛的一件傢俱。曾用這木箱做過茶几,現在已成為一個小的展示台,上面放著各式淘換來的舊物。其中老式letterpress印刷機所用的抽屜,原本是放印刷活字所用,現在被拿來放些大大小小的字母,拼成工作室的名字,感覺很自然也很獨一無二。

▲從上海老傢俱收來的檔櫃,總共有13層抽屜,非常實用,可放許多文件與雜物,並且節省空間。凹老師始終不明白這樣實用設計的傢俱為何現在卻銷聲匿跡。

▲文件櫃旁還擺放著一台保養完好的縫紉機,若是踩動踏板,還能聽到縫紉機工作時那皮帶帶動輪軸的清脆聲。縫紉機臺上的地球儀很有復古風,是凹老師從美國淘回的心水之物,它也提醒著凹老師世界很大,有機會就要出去看看。

▲家中的幾把學生椅也是從國外淘回來的,只因喜歡學生椅的造型與人體工學設計,並且還帶著一些童趣,讓人看到就想坐在上面。

凹老師與小超人用實木傢俱與舊物雜貨打造著vintage風格的居住空間,他們不辭辛苦地讓家融入更多傾注著情感和經歷的物件。這些物件表面那些時間沖刷留下的痕跡,就像人經歷成長獲得的經驗與智慧,急不來,買不到,也做不出。他們希望自己能像這些物件一樣,在有生之年累積到足夠的紋理。

Autorun凹老師

工作室:www.auto-judy.com

Flickr:www.flickr.com/photos/caotieou/

微博:weibo.com/caotieou

Facebook 粉絲留言版

精采專題

Facebook 最新動態

編輯.文林》第27家酒店
攝影師.盧朝暉》理想的生活,理想的棲居